一树闲谈

因为小众 总是喃喃自语

1.2 Faust穿刺 | 行为艺术作品《浮士德》评论

作者:Hana

浮士德 Faust *| 装置/行为艺术
*
安妮·伊姆霍夫 Anne Imhof
|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

表演现场

图片来源:Hana

  1. 两具身体在空中的一块茶几大小的玻璃平台上互相缠绕,突然间摔跤运动或爱抚,保持在一个温柔的受虐姿态。他们就在那一小块平台上翻转:一个人的身体在一个人的上部,过一会又被翻到下方,他们身体上捆绑着防止坠落的绳索,却并没有让观众感觉安全。 0.jpg

0 _1_.jpg

2.
站在玻璃地板上方的人群包围着两位男性表演者。他们站立着触摸对方,手里拿着手机,脸在对方的脖子上拂过,一遍又一遍。
0 _2_.jpg

3.
在玻璃地板的下方,一个人正在乞讨着香烟,另一个人羞愧地低下头,并开始自我鞭打,他呈现着下跪的姿态,火就在他的身边燃烧。
0 _3_.jpg

0 _4_.jpg

0 _5_.jpg

Faust穿刺 | 正文

事实上,上文中的1,2,3,只是作品《浮士德Faust》诸多叙事中的一组,而观众却只能在同一时间内抓取场内表演中的一个片段(进行观看),在此基础上,所有对作品的整体叙事渴望都是徒劳的。

这个斩获2017年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最佳国家馆金狮奖」及「最佳艺术家金狮奖」的作品,采用了碎片化的叙事方式 —— 不同的时间概念被包含在表演者的身体动态中得以呈现。因地板都被透明玻璃架空,观众从一开始就被迫站上了舞台;在这样一种独特的悬空体感经验下,艺术家就在观众站立的下方穿梭着进行行为艺术表演。于此同时进行表演的,还有和观众在同一水平高度以及六米左右高空的表演者。

这件融合了声音,物品,图像及身体的作品,被评委会称其是「充满力量又令人不安的装置,提出了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问题,让观者直面焦虑。

人类身体在这里变成了一个抽象的概念,独立于「使用目的」之上,正如Faust中所体现的后性别主义,这类社会性别主张「性从生殖中剥离」。不仅如此,酷儿性意识在作品中也得以被阐释:酷儿性意识的一个重要原则也便是绕过生殖,但这种性意识不但会逐渐削弱核心式家庭,也正是削弱资本主义的牢固基础。

作品中的「性」在当下作为一种自我指涉式的东西被加以感受,它属于自己而非来自与另一个人的关系之中。同时,这些表演者看上去就像被困在这个空间里,这些身体如同(建筑)材料般被看不见的权力结构渗透;艺术家对每一分钟的姿势和动作顺序都有所设计,但观者却无法察觉其背后的脚本。这些日常的动作,跪,走,坐,跑,点火,舞动,性,慢动作的搏斗,都直指作品的核心 —— 焦虑的情绪,以及关于这个时代的焦虑。它揭示了社会工作中的权力结构和编码,以及科技和药物如何深深的根植于现代身体当中。

在「后性别主义」的包裹下,Faust挑战了强制性异性恋制度的边界。无论是兼具两性特点的运动品牌如 Nike,Adidas,Under Armour,还是日常化穿着中常见的帽衫卫裤,在这里都变成了作品中的元素,一般艺术作品对使用的元素都会进行特别的甄选,也避免使用标签,但在Faust中艺术家似乎有意放大了商品标签,把Nike,Adidas,Under Armour也变成艺术作品的指向,「能指」在这里变成了「意指」。资本市场决定一具身体是值得保护或是得到死亡政治学 [3] 的豁免。Faust中描绘的酷儿群体在玻璃台上如同某种商品;场馆内的玻璃似高端时装品牌的展架,即是隔离,又同时映照欲望,反映欲望投射的高度疏离感。

在《一种独立论述中》[2],作者黄建宏也指出,如果「行动」是一种可见形式,那「行为」则是在活动中所呈现的特质,而如今许多面向中,都显示了我们失去了「行动」而仅留下了「行为」,「供作市场与政治算计,身体便在这样的处境下失去创造性,而转向对再现系统或拟像媒体的依赖,将自身商品化。」

五小时的表演,给予了我们对于过去极其坦率的思考,同时也是对未来,对思考的价值,以及性别多样性的审视。正如艺术家本人形容,这件作品教会我们「为何而战,何时而战」。

References
[1] ANNEIMHOF.FAUST PRESS RELEASE
[2] 黄建宏《一种独立论述》,金城出版社,2013年4月。
[3] 死亡政治学是指用在社会和政治中的力量去支配一些人可以活而另一些人必须死亡。

作者简介:
Hana Kwai,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硕士、香港中文大学纯艺术硕士在读。作品专注于重组与构建生活中的日常事物,亦与观者体验密切相关;作品曾于深圳、香港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