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闲谈

因为小众 总是喃喃自语

1.3 弯曲的性别直线

作者:舒婷

长期以来,同性恋者被视为异类,甚至被列入精神病标准之中,而遭大众的恐惧与敌视。在那样一种排斥与病态的时代氛围下,电影《霸王别姬》[1] 用紧凑的叙事方式逐步推进交织历史文化与同性情感的故事情节,以艺术的角度帮助大众重新理解和思考同性恋这一独特的社会文化现象。程蝶衣对段小楼的复杂情感,是因为人戏不分的「我本是女娇娥」的性错位而带来的「异性恋」?还是以生理机能为依据称之为「同性恋」?

近几十年来,随着妇女解放运动浪潮的不断前进,建立在生殖目的之上的异性恋霸权在一定程度上被动摇,越来越多学者开始针对性别、女性主义做一系列学术研究,「酷儿」、「LGBTQ」、「彩虹旗」等词汇逐渐为大众所熟知。酷儿理论提供给我们更多的思路去认识性别,即性别并非「非黑即白」,还可以有多种选择。

不同于中文仅仅以「性别」表示由于XY性染色体带来的差异,英语里的「gender(社会性别)」与「sex(生理性别)」则显得更加包容。Sex(生理性别)指的是与生俱来的雌雄生物属性,而gender(社会性别)是一种文化构成物,通过社会实践的作用发展而成的雌雄之间的角色、行为、思想和感情特征方面的差别。

医学上曾以「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来界定那些由于自我认知或者表达的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而产生的焦虑或苦恼。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增加了对一些小小的性倒错的法律判决;人们把不合法的性行为与精神病联系起来;人们给从儿童时期到老年的性发展提出了一套规范,精心地规定了所有可能的性异常的特征;人们还组织各种教育控制和医疗方法......」仅仅是为了纠正那所谓的「怪诞念头」[2]。2013年5月美国精神病学会(APA)出版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 版(DSM-5),其中去除「性别认同障碍」诊断名称,将其相关术语修改为「性别焦虑(Gender Dysphoria)」,使得医学领域聚焦于「焦虑」这一临床问题而非「认同」本身 [3]。这一科学界的重大事件,标志着跨性别的「去病化」,肯定了人们对于性别认同的多元性。

当存在性别认同上的差异时,人们不再将其视为障碍或疾病,这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程蝶衣对于段小楼的复杂情愫。从少年时「学不会」那句「女娇娥」的人戏不分,到生命结束前踟蹰地说出「我本是男儿郎」的「男性」回归,程蝶衣未必是个彻底的跨性别者,但他着实存在着性别焦虑。

《霸王别姬》叙述了从北洋政府到文革时期中国大半个世纪的变迁。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国破家亡、民不聊生,人们仿佛漂浮在水上,没有根基。连自身生存都成问题的小豆子母亲,含着泪道出「不是养活不起,实在是男儿大了留不住,这才投奔您来了」。出生于青楼、有母无父、被当成女孩儿来养,在最稚嫩的幼儿时期小豆子被这番女性气息浓厚的氛围包裹着,开始了暧昧模糊的性别错位。因长相清秀体格娇小,师傅一次次严格训练他模仿女子言行举止,有意塑造为旦角,逼迫其念出《思凡》中女性台词。小豆子在多重矛盾冲突中发生了性别修正与错位,与角色融为一体,最终确立了女性的社会性别形象和意识。

程蝶衣是「男性」,但他被社会强制要求成为「女性」。可以说,他一直是性别霸权规范里的「囚徒」,是人戏不分的「真虞姬」。随着历史不断向前推进,时代发展到WG时期,社会已不再需要他扮演「女性」。在批斗大会上段小楼为苟且而无情剥开程蝶衣的伤疤,当面质问他与袁四爷之间理不清的关系。程蝶衣在一声声揭发中心理建设崩塌,声泪俱下地「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壁颓垣.....是自个儿一步步,一步步走到这步田地来的」,这是对段小楼信赖依恋情感的溃堤,也是对自我角色混乱扭曲的直面审视。

即便该影片在1993年出品时斩获多项国际大奖,在国内却因为外力因素没能获同等殊荣。二十世纪末的中国依然处于封建糟粕意识浓重、社会禁忌繁多的年代,同性恋常被视为病态歪曲的行为而遭人误解与唾弃。在这样的背景下,《霸王别姬》是一部超前的影片,它用京剧的视角阐释了对同性情感的独特理解,弱化了人们对于同性恋的刻板印象,人们可以不再认为男同性恋者必是搔首弄姿、矫揉造作,即便放在今天依然值得人们探索其内核。

中国人向来羞于说「性」。

「据说,从来没有一个社会比我们的社会更羞羞答答的了,也从来没有哪些权力机构这样小心翼翼地假装不知道它们禁止的对象,好像它们不愿与它有任何共同之处。但是......从来没有一个社会比今天的社会更加明确地反复强调对性的关注......[4]」「玫瑰少年」事件 [5] 后,台湾通过了《性别平等教育法》,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出版《拥抱玫瑰少年》并藉此探讨其性别教育意涵;2019年8月5日北京国信公证处办理首例同性伴侣监护公证,为维护特殊群体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稳定,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保驾护航作用。

社会在慢慢前进,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身份正名问题。或许终有一天我们也能打破现代人一直以来保持缄默的规则,和西方发达国家站在同一高度争取性别多元的尊重与权利。

References
[1] 电影《霸王别姬》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C%B8%E7%8E%8B%E5%88%AB%E5%A7%AC/8130086#9_2
[2] 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性经验史(增订版)[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24.
[3] 邓明昱.性别苦恼的临床研究新进展(DSM-5新标准)[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6,24(01):1-8.
[4] 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性经验史(增订版)[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33.
[5]「玫瑰少年」事件:2000年4月20日,长相秀气、举止温柔而屡遭性别歧视与霸凌的台湾屏东县国中学生叶永志被发现陈尸学校厕所。由于校方推卸责任、调查处理不当,台湾两性平等委员会提案介入调查,促成《性别平等教育法》的公布实施。

作者简介:
舒婷,深圳大学艺术评论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