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闲谈

因为小众 总是喃喃自语

2.2 影像装置「魔·方」中的女性主义探索

艺术家:丘丹琴

视频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NTYyODYzOQ==&mid=2650391186&idx=1&sn=2d8a9b5d23fe8d15f380ae30b4df3497&chksm=8760cba2b01742b4f3d77824afcfd5e2836d7975cd1ba274a0ebfd232da843b1fb08cb8bcc5d&scene=21#wechat_redirect
作品名:魔·方
介质:瓦楞纸、照片、声音装置、镜面纸

导语

今年十月初,来自深圳的艺术家丘丹琴将装置作品「魔·方」带到了上海的 TX 淮海展厅。她将拥有「社会属性」的肖像进行解构,剩下单个五官的呈现。这样做的目的是让观众去关注单独的、只具有自然属性的感官,从而避免早已泛滥的单一审美标准的评判。

丹琴认为,社会对女性形体外貌的衡量标准过于单一与严苛,以至于许多女性都已将一套性别规范和样貌标准进行内化,并通过各种残酷的身体实践来自我伤害,企图达到他人眼中标准的美。她利用「魔·方」来呼吁人们正视个体差异的存在,夺回身体的自主权,转而用多元审美去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认识自己、认识他人。

0.jpg

艺术家自述

我关注女性问题、性别平权问题,是源于我作为一个女性,经历了漫长的、对我自己女性身份的不确认。也就是说,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成为一个「合格的」女性。

这也许和我成长的时代背景有关。中国的80、90年代,是新生人口数量迅速增长的时代。在家庭中,父母会言辞确凿地要求女孩该做什么,男孩又该成为怎样的男孩。在学校、社会这些大环境中,也早已存在一些约定俗成的性别规范。在这些不同的场景中,我们会遇到各种价值标准的碰撞,这会让我们陷入迷惑,甚至焦虑。

但现在并不是在讨论性别规范的差异问题,而是要通过一个特定的切入点,去讨论社会对女性的「角色要求」是否必要。举个最普遍的例子,我身边大多数的女性朋友,都陷入了「形体焦虑」中:

我问她们,什么是美?
她们回答,美就是瘦啊。
我问,为什么瘦就是美的呢?
她们说,你看明星和网红们都是瘦的。

0 _1_.jpg

这个看似荒谬的回答,我们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不仅自己会这么想,还会用这种价值标准去评判他人。我就是曾经被攻击的对象。在受到攻击后,我用自我怀疑、节食减肥等一系列行为,来作为对攻击者的回应。但没想到,他们又试图开始用单一的审美标准来评价我的皮肤、牙齿、下颌骨,甚至是发际线。这时我就开始思考,

这一切审美标准究竟从何产生?到底又是什么让女孩们对自己的形体外貌有如此苛刻的要求?

正如上文说所提到的,这和时代背景有关,小背景是家庭环境,大背景是社交媒体网络。我们总是时时刻刻面对着不同价值标准的定义,当这些定义落到了具体的形体外貌上,女性就会开始对自己不自信,甚至会轻易地认为自己不够美,而从此陷入焦虑。这就说明

「外貌焦虑」其实是源于外界对女性的外表要求,这些要求通过社交媒体渲染出来,再由这些女性进行自身的内化,用这些严苛的性别规范来要求自己。

面对这个问题,我做了一个五官构成的魔方。想看看去除了标签化的外貌特征后,大家是否还会用这些严格的外貌标准去评判一个人。这个魔方由27个立方体、54张照片组成。照片分为6组,每组9张,分别代表人的五个感官,第六感用镜子代表。在魔方外面,我用2.5*2.5m的地贴围起来一个方形。最后做了一个可以转动体验的真实感官魔方。

0 _2_.jpg

从最初的构想出发,我解构了人的眼、耳、口、鼻,让它们成为独立的影像,再黏贴于魔方的表面。具体来说,我用9个不同的人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手贴在同一个平面上,然后迅速地转动小魔方,形成一个新的图形,再按照这个图形用大魔方拼接起来。

我从小就对关于样貌的评价感到不舒服,无论这些评价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所以我想做这个装置,让大家来体验:

当人们在回归到最单纯地看单个感官的时刻,就会发现即使有年龄、性别、职业等差异的存在,其实大家也全都是平等的。

我在魔方外围了一个方形,这是可以把大魔方打碎、重塑的适度距离。我也希望在这个空间里创造出平等对话的条件。观众身处这个空间中,为了拼起这个魔方,会仔细观察魔方上的五官。我希望观众能在探索、寻找的过程中,接收到「我们都是平等的」这一讯息。

这个空间并没有模糊年龄、性别、职业的差异,而是强调这些个体差异的存在,回归到本身的自我觉察和体会,让大家体会到多元审美的美丽之处,而非一味用单一的审美标准去要求自己或评价他人。

编辑:梁诗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