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闲谈

因为小众 总是喃喃自语

2.5 这些艺术让女体被相对独立地「看见」

作者:赖雨青
跨媒体艺术家,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
摄影(图像与电子艺术方向)硕士

电影学者劳拉·穆尔维在1975年一篇关于视觉愉悦和叙事性电影的论文中提出的概念「Male Gaze」,即男性凝视, 使女性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认同和自我价值的实现总是被男性的价值主导着。穆尔维就「男性凝视」这一概念阐述了一种现象:

在艺术和主流文化里,艺术家和媒体倾向于将女性置于一个被观看,尤其是被男性观看的位置,从而把女性的身体以一种被物化、供把玩以取悦和满足男性的姿态呈现。

因此不难发现,当时电视、电影等媒体所鼓吹的女性形象多是符合男性审美的性感身材,甜美脸蛋,穿着暴露并搔首弄姿。而对于女性的思想、内涵、价值取向等关注则较少。

GQdwan.jpg

在这样一个集体无意识的价值影响下,女体较少有机会作为独立于男性的个体存在且被看见。随着女权意识的觉醒,女性开始关注并探讨自身的价值。一些女性艺术家开始尝试以一种有机的、有力量的方式呈现女体,而不是献媚于某种权威的祭献品。

这篇文章会简要结合作品阐述这三位艺术家,Joan Jonas,Ana Mendieta 和 Sarah Lucas 如何在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里通过艺术实践给女体注入了新的可能性,让女体得以被相对独立地看见。

01 Joan Jonas

乔安·乔纳斯和她的有机蜂蜜

GQd9b9.jpg
Organic Honey’s Visual Telepathy
《有机蜂蜜的视觉心灵感应》
1972,单频道视频,黑白,有声,17分24秒

Organic Honey’s Visual Telepathy,1972 是根据 Joan Jonas 一次同名行为艺术表演录制而成的影片。起于六十年代, 活跃至今的美国艺术工作者 Joan Jonas 擅长用装置、影响和身体艺术相结合,并使用广泛的素材和道具,以一种层次丰富且具有诗意性的视觉,表达自己对于女权的态度。

她通过对女性姿态的观察和模仿来重新思考女性的身份,并通过面具、夸张服饰和镜子的运用,让她在影片中得以扮演另一个自我,一个更加女性化的她。镜子割裂了完整的女体呈现,面具也给了表演者一个安全空间去游离于两个身份之间的转换。通过一些列有仪式感的行为表演和服饰,她尝试着带出观众对「什么是女性化特征」及「女性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的质问和思考。

妩媚的字体语言像是迎合着观众对于女性姿态的一个期望,而浮夸冰冷的面具的存在却又一再提醒着观众表演者或许正使用假面示人。真实的她在上一秒流露出来,又可以在下一秒退居而成隐藏者。这些元素配合夸张的服饰和镜子的运用所塑造的真实和虚幻的反覆,本体的既靠近又疏离,让观众总是在沈浸和抽离的两个观赏模式里来回切换。

在 Joan Jonas 的创作中,男性和女性并不是相对而存在的,更多的时候是以一个流动的中间态出现。女体在此,既不是一个对男性主导具挑战意味的发声,也不是一个屈服于男性主导的弱势形象。既然说是诗意的,在这一创作中,Joan Jonas 并没有就女权主义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却给了女性一种新的可能性,一个独立于男性主导的发声方式。

02 Ana Mendieta

安娜·曼蒂耶塔的地景艺术

活跃于同时期的美籍古巴艺术家 Ana Mendieta 则从一个更原始,更无我的角度去思考和探讨女性的身份。她通过一系列的地景艺术把女性这一存在回归自然,与万物归一。

在她被发现的笔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话:

「我的艺术是扎根于一种信仰,相信存在着一种能量贯穿宇宙万物间。从昆虫到人类,从人类到神明鬼怪,从神明鬼怪到植物,从植物到银河星系。而我的作品就像是被这一流动的宇宙能量冲刷而成的脉络。通过这些脉络,我们可以升华提炼出古人的精萃,原始的信仰,本质的积聚和无意识的想法。而这是这些是我们生活的世界灵动充满活力。」
My art is grounded in the belief of one universal energy which runs through everything: from insect to man, from man to spectre, from spectre to plant, from plant to galaxy. My works are the irrigation veins of this universal fluid. Through them ascend the ancestral sap, the original beliefs, the primordial accumulations, the unconscious thoughts that animate the world.

在她完成于1973-80年间的系列创作《Silueta 剪影》里,她通过把自己的身体以不同的形式回归自然来实践她对自己艺术创作的这段描述,去呈现一种无我的状态。她运用自己的身体为原型,在不同的表面如地面、沙地、海滩等形成简约的女体线条,并用取之于自然的树枝、花朵、海浪、火焰等填充自己的躯体模型或是将自己的身体覆盖。

且这一女体剪影的呈现过程是流动的,会随着自然现象而发生变化,最终消散。已然超脱了两性的框架,Ana Mendieta 对女性身体和身份的表现,来自自然,通过自然被看见,最终回归自然。

03 Sarah Lucas

莎拉·卢卡斯和她的兔子

与 Joan Jonas 和 Ana Mendieta 这种隐晦而又温婉的女性自我意识和身份的探索不同,英国艺术家 Sarah Lucas 以一种叛逆的姿态公然挑衅着男性审视。

从她早期的自拍摄影作品便不难看出,她通过镜头呈现出一个较为男性化的女性姿态。通过香蕉、蜜瓜、煎鸡蛋等象征夸张地代表着两性的性征或性器官,挑逗着观众。她大量地使用日常物品作为比喻去强调作品中的性意味,并同时呈现出一种不以为意态度。她的赤裸与不羁,正是她面对男性凝视的态度,有意识地被看,并自主地发起挑战。

这一形式也衍用于她后期的《Bunny 兔子》系列软雕塑作品里,在女性的象征里,加入了阳性符号去打破和戏弄男性凝视中的女性形象。